agon-癔症

Archive for the ‘癔症’ Category

穿拖鞋跑步

May 23rd, 2008, Posted by: agon   

5点半穿拖鞋跑出去,跑上7年前跑过的路,重新开始两年后的跑步,在看了20分钟av“思考”了人对肉体欲望的原因之后

寺山修斯的《抛掉书本上街去》跑到穿拖鞋跑步的人的脑袋里——晃来晃去,有绿色不时挤进眼里,可以听到麻雀叫

有只黑色的狗正穿过街,昨儿个中午

5月的一天

May 6th, 2008, Posted by: agon   

五月的一天可以分为四个时段:上午、下午、傍晚、夜晚。 ……

寻找开始

April 29th, 2008, Posted by: agon   

从异地回家,突然上了火,嘴上起泡嗓子疼。在火车上,试着盯着窗外或白色的墙板,脑袋里什么也不想,几乎做不到。关于火车,后来看到出了一个事故,已经死了70个人……还想到了个电影,傻马兰的《Unbreakable》。
以前电驴上没有搜到的《恐怖分子》和《青梅竹马》都又搜到了。断断续续下了一个星期,算是下完了。哥家里刚添了个宝宝,让帮忙想名字,想来想去都觉得不好,便看起了《恐怖分子》,蛮吓人的。可能,很多人都能在片子里找到自己想要的。很奇怪,看的时候有时候会想起一部德国电影《害羞的枪》,当然两部电影从各方面没有一点关系。
毕业两年,也给自己弄了一个一个开始,但也都像里面那个女人没有要成的孩子,未完成便结束,可能自己也是每天躲在自己的小房间里,想要躲避那些习以为常,日复一日,重复来重复去的东西,躲避毫无变化的重复,可也陷入了一个新的重复,自我消耗起来。每当在自己的日记上填上日期后,写出来的东西越来越少,一股力促使我去随便逮住个新的开始……

杨德昌在一个访谈里说的:“很多人看完“恐怖份子”以后会认为这个电影很悲观,因为结局虽然有两种,但是一样绝望,……。但我的意思其实是要观众了解,和这样的人生比较起来,自己有多么地幸福。对我而言,拍一部悲剧是出自于关怀,是具有正面效果的。喜闹的东西或许会让开怀大笑,也对人生有比较多的期望,但是一旦希望落空,他要承受的痛苦恐怕更大。
前两天我在CNN看到一则新闻,科学家将老鼠的紧张(stress)基因抽掉,和正常的老鼠比较下,这组没有紧张基因的老鼠因为对于外在的危险比较没有警觉性,因此好象活得很轻松,另外一组正常老鼠在面临危险时就会比较紧张。到后来没有紧张基因的老鼠不知道为什么就死掉了,这样的实验很能反映生命的机能。我在想,虽然压力或紧张是生活里很不好的一个部分,但是那也是让生命延续的重要原因。这个才是人生。”

最近几个月更喜欢读一些更理性的东西,然后用理性去反省自己的感性很可爱(这个blog除外),像受过计算机训练的杨德昌所说的:“感性的东西倒是已经实现过的东西,都是你的经验,加上理性之后可以开拓你经验之外的东西,这个经验之外的东西才会有意思……那段训练让我对理性思考比较不会恐惧。从我学生的经验来讲,他们一开始心理上有排斥性,觉得自己用理性思考会不会不够感人,我对学生讲,首先就是要让他们认识理性的思考,其实这是很有趣的事。”

从小到大总是给自己刻意的坏的期望,好让结果比期望好一点,给自己点安慰,现在除了点问题,没有期望,也没有结果,混混沌沌。

解决方法也许很简单,找个工作。我在火车上试着盯着那面白色的墙,试着什么也不想,几乎做不到,然后试着专心想个问题,几乎做不到。
那句歌词,老是在我脑子里转:
“如何调整自己适应生活
 同时又要避免悲伤和痛苦
 或许你能帮我排解我的烦恼”

这真是个蛮大蛮大的问题,对我来说……

希望还是有的,像结尾新一天的新生命的开始,但是……

也祝愿这个新来到世界的侄子幸福地走一遭

出门

April 17th, 2008, Posted by: agon   

火星第655天

他常日在家,自胡思乱想,算是个隐僻青年,一个月也几乎没出门,窗帘拉着,房门关着,对着个电脑,日子便打发,一切算平静。

正这天,一朋友邀出去,要喝喝酒,谈谈天。算下来,这一年,他这呆汉,除了呆,还是傻,时不时装两下,偶尔一丝微笑骗自己。洗罢澡,便出门,街上阳光分外刺眼,头发未理很有些糟,近五月骑车身子很热。有些近视,未戴眼镜一切还算美。

不多时,见了面,找一小店便坐下,正下午,离晚饭还远,两小碟凉菜,开两三个啤酒,好久没怎么说话,我也听着对面朋友说着,时不时应些傻话,五六个啤酒跟着便没,跟着也抽两三根烟却不得要领。撒两三泡尿,有点小晕晕,天色渐黑晚饭快要到,有大妈模样来小店应聘,忽想自己还未有差事,朋友结账出店,同回花店。花店里,有姑娘在给客人插花,客人要送花给他心上人,我坐那里看姑娘插花,又不想人家觉得自己在看,旁边电脑里响着台湾电视剧,一切都还蛮可爱。

夏天快到了,快到夏天的晚上,那客人走后,我是男的吧,我在店里溜达看花,也看到花后面镜子里的我,很不堪,便又坐回,接着抱着个黄色布偶。

生活不易,朋友有事晚上不能玩,谢朋友把我拉回人间游一遭,送别之后独自回火星。火星风沙很大,一点也不像人间那么热,冷得要命,他感到很有些寂寞,很是寂寞,头有点疼,眼睛有些沙子……

他打开首歌,名字叫《那个故事再给我讲一遍》,一个人听原来一点也不好玩,可也还是这样

too much of nothing

March 7th, 2008, Posted by: agon   

进来对好多东西感兴趣,又想学经济学,又想学心理学,又想学物理学,又想学数学,可是人们面临tradeoffs,在考虑opportunity cost和marginal costs,并对incentives作出反应之前,感性地听了首歌,看了篇小说,然后颤动中再挥霍一把并不免费的时间

听了张Bob Dylan的The Basement Tapes

Bob Dylan: Too Much Of Nothing

Now, too much of nothing
Can make a man feel ill at ease.
One man’s temper might rise
While another man’s temper might freeze.
In the day of confession
We cannot mock a soul.
Oh, when there’s too much of nothing,
No one has control.
Say hello to Valerie
Say hello to Vivian
Send them all my salary
On the waters of oblivion
Too much of nothing
Can make a man abuse a king.
He can walk the streets and boast like most
But he wouldn’t know a thing.
Now, it’s all been done before,
It’s all been written in the book,
But when there’s too much of nothing,
Nobody should look.
Say hello to Valerie
Say hello to Vivian
Send them all my salary
On the waters of oblivion
Too much of nothing
Can turn a man into a liar,
It can cause one man to sleep on nails
And another man to eat fire.
Ev’rybody’s doin’ somethin’,
I heard it in a dream,
But when there’s too much of nothing,
It just makes a fella mean.
Say hello to Valerie
Say hello to Vivian
Send them all my salary
On the waters of oblivion

Page 4 of 6« First...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