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on-癔症

Archive for the ‘癔症’ Category

慢慢摇

January 2nd, 2009, Posted by: agon   

整理书的时候,随便翻到文德斯的一句话,后半句是”一再显示出我们只有看烂电影的份,看那些遮住你的视野,捂住你的耳朵的那种电影。”
想到吃饭时才看的电视,报道说,我们贺岁电影量大,品种丰富,观众踊跃买票,市场欣荣,人民幸福。
贴首歌:Bright Eyes – “Four Winds”

亚历桑那梦游

October 17th, 2008, Posted by: agon   

一开始就让我觉得我的px200耳机,总算还行。不用字幕也可以看的很舒服。库斯图里卡的电影总是既好看又好听

静静地等着什么时候开始疯,在吃饭的时候正式开始了,我比较喜欢看拍吃饭,这段看得很过瘾。grace拉手风琴的时候,真是美极了。依然有小乐队,《你还活着》里的低音号,在这儿又听到了,伊基·波普的开头,要是Tom Waits唱也许更又味道,。红气球什么时候一定看看……asshole不错

随着它,做了常梦,意犹未尽,醒过来,必定什么时候会在记忆里变得很模糊或消失

贴首吃饭时候的一段背景爵士乐,Django Reinhardt和Stephane Grappelli的MINOR SWING:

论缄口不语

September 18th, 2008, Posted by: agon   

为了养成三缄其口的习惯,我要实时温习帕洛马尔先生关于不语的沉思。每天都可以舒心一些。卡尔维诺的另一篇小说《寒冬夜行人》里有个小说家写不出来时,抄《罪与罚》,不一会儿就可能蹦出灵感。我上学时也喜欢在图书馆抄些东西,在图书馆安静而有些气味的房子里,有时候并不在意抄的是什么,只是借以进入一种状态,现在想想,可能是一种空的感觉吧。现在打些字抄下这篇文章,使自己安宁一些。

 三.二.一.论缄口不语

在这个人人都协力发表自己的观点与看法的时代与国家,帕洛马尔先生却养成了三缄其口的习惯。如果他第三次缄口还深信自己应该讲,便开口讲,否则便沉默不语。就这样他整礼拜或整月整月地沉默寡言。

应当沉默不语的时候是很多的。但偶尔也有这种时候:帕洛马尔先生后悔没有适时讲出自己的想法。现在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是对的。如果他当初讲出自己的想法,也许对后来发生的事会起到积极的、当然可能是微不足道的影响。这时候他的心情即满意又负疚:满意的是他的想法对了;负疚的是他过于谨慎。这两种心情如此强烈,他情不自禁地想用语言把它们表述出来。可是经过三缄其口,共是六缄其口之后,他深信自己既没有理由感到骄傲,也没有理由感到后悔。

相对了并非功劳,因为从统计学的角度看,他头脑里出现的众多荒诞的、平庸的或含糊不清的想法之中,不可避免地会有个别条例清楚的想法,甚至会有天才的想法。对他是如此,对其他人当然也是如此。

如何评价他没有讲出自己的想法,这倒是个有争议的问题。在普遍沉默的时代,随波主流、缄口不语,当然是有罪的;但现在是大家讲话过多的时代,讲话正确并不重要(因为你的话反正会消失在众人话语的海洋之中),重要的是讲话时要讲清前因后果,使你讲的事情身价百倍。既然一席话的连贯性和因果关系决定着其中美剧每句话的价值,那么人们当今能做出的唯一选择就是要么口若悬河讲个不停,要么缄默不语绝不开口。如果选择口若悬河,帕洛马尔先生一定会发现自己的思想并非按直线展开,而是曲折反复或呈波浪式展开,时而自我否定,时而自我修正,根本谈不上正确性;如果选择缄默不语,应该说掌握沉默的艺术比掌握讲话的艺术要困难得多。

沉默确实可以被看成是讲话,不过这种讲话拒绝使用其他人使用的语言,这种沉默式讲话的语义在于讲话中的停顿,亦即说句与句之间哪些没有说出来的东西。

说得更清楚些:沉默可以省略某些话语,或者说可以保留某些话语,以便在更为合适的场合讲出来。因此,沉默和讲话一样,可以免除明天要说两百句之苦,也可能引出千句话来。最后帕洛马尔先生在心里得出结论说:“每当我缄口不语之时,我不仅要想想我要说的或不要说的那句话,而且要想想由于我说或不说那句话而引起我或其他人要说的话。”得出这个结论后,他还是决定缄口不语,保持沉默。(end)

想起了《心是孤独的猎手》里的哑巴辛格。

一小段生命就没了,一个个小片段之后人就没了,这一小段很宁静舒坦的过去了,不能因为也没得到,对未来的收获有什么帮助,不一会儿的现实,让人不开心,就否定那刚过去的迷人的小时光,因为它已经发生过了,成了整个生命的一部分。

最后贴首歌,名族形容这个blog很合适,Arrogants的Simple Nothing Good Will ever Come Of This:

日记本呢?

July 30th, 2008, Posted by: agon   

很高兴,又有写日记的习惯,可是这会儿又找不到日记本。如果一个人不出去,是很难有什么可写的,只有睡觉的时候到外面逛逛和人说说话。所以我恢复了一个上学时的习惯,在图书馆随意抄一本书的某个段落。那时周围很安静,光线很充足,我不冷不热、不饥不饱,只觉得抄的过程中好像进入了异境,类似禅地什么都不想。

每天也没发生什么事,像太阳升起又落下,日期加一。所以每天写日记的时候,就随机抄几句话,很有意思。或者看电影的时候,随便写一两句,描写听到的声音或者某个犄角旮旯里的东西。习惯很难养成,戒掉也很难,一般来说能超过一个月就差不多养成。日子过得很快,不是说越快乐时间越快,现在应该很开心。

Read more »

停电(流水日记)

June 13th, 2008, Posted by: agon   

5点半起床。
从早上6:30以后,家里便剩自己一个,同时电也停了。
快8点,收拾完一部分屋子,躺在床上,饿着肚子,看十几页罗素的《人类的知识》,不知觉入眠,快9点再次起床,上街去取相片,还未洗出,回家路上买了盒糖嚼,回家后洗了个遍。
快11点开始做饭,没有电,不会用火蒸米,水填多了,蒸了1个多小时,全然没有米味,炒了点鸡蛋西红柿加土头,凑合着吃完。
快下午一点,躺在床上,饱饱的,看了十多页新渡户稻造的《武士道》,不知觉入梦,同《Ghost Dog The Way of the Samurai》里的鬼狗共同修道。
快下午三点,梦醒。依然停电,上街去取相片,之后去了书店。这个书店不小,进的书却不怎么样。兜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值得站一会儿的。
快下午五点,发现本绿色的《没有指针的钟》(A Clock Without Hands ),一向很喜欢卡林·麦卡勒斯的小说,遇到定买,站在那里翻了20多页,暂放在那里,又见到克里希那穆提(早已对其彻底死心)的《恐惧的由来》的小册子,翻了一半,我依然是没有悟性的朽木。又被他弄的没有购买欲望,空手回家。
快七点,至家,依然没电,只有自己一个在家,不小心还把自己锁在外面。很饿,想到那些每天只吃一顿修佛的人,真不容易,又到街上吃碗热干面加两个小饼。
快8点,又至家,来电,只有自己一个在家,又重复做些,已知道背后动机的行为,可是如有强迫症的木偶似的,也许还是不知道它是什么样。
快10点,水满。

Page 3 of 612345...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