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on-杂

Archive for the ‘杂’ Category

自发性回应

March 26th, 2008, Posted by: agon   

统计学里有一种样本,叫做自发性回应样本(voluntary response ),举个例子,就像网站做调查让人来投票,是投票的人自己主动投票来构成样本,而不是调查者主动抽取样本。这样取得结果往往是有偏的(biased),因为他吸引到到的往往是对议题有强烈感受的人,这些人可能并不能公平地代表一般大众的意见。

例如某县级地区只有一家公司有权提救护车服务,当地一家报纸发出调查是否赞成由一家公司来垄断,让读者自己打电话来赞成或反对,但之后他们发现3000多个电话中,有600多个都是那家公司的办公室或高层主管的家里,一定还会有更多的底层员工打来的。员工可能担心工作稳定和生活重担,也可能被领导嘱咐和命令多多投票,多次投票。在统计学上,3000多个样本在这个例子中已经足够,然而它却是一个坏样本。

同样想到网上的评论,它一般是自发性评论,通常对这个主题有强烈感应的人,尤其是负面感觉的,才会比较不嫌麻烦的回应。从统计学上去看网上评论和调查也蛮好玩的。主要想说的是,例如网上的泛滥的评论、评分、调查,它只代表这个网站受众中,参与这个这个调查的人的意见,他们不够成代表性的样本,不能拿到参与者之外的语境中说事。

复杂的原因比直接原因更普遍。

反应生成

March 10th, 2008, Posted by: agon   

弗洛伊德的防御机制里面有一条是,反应生成:人按照与无意识欲望相反的方式行动,以躲开可怕的念头或欲望。例如反色情斗争的激进分子,无意识中可能对色情有强烈的兴趣。一个如此反对色情的人怎么会是色情狂呢?

事前预测和事后认识

March 5th, 2008, Posted by: agon   

事情发身后,什么人都可以作出合理的解释。中国的老话叫事后诸葛亮。

如果科学工作者有一个不错的理论(理论不能被证明,只能根据理论提出假设,证明假设),我们就可以预期,他在实验之前,还没有获得数据的时候能够对结果作出预测。研究的目的就是为了支持假设或不支持假设。比如一位研究者想考察自尊与助人行为之间的关系,但是他不能对这种关系作出明确预测。假如研究结果发现,高自尊的人比低自尊的人帮助别人更多,这位研究者可能作出这样的结论: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自我感觉练好的人能够保持对做好事行为的自我评价。在这种情况下,研究资料支持了假设吗?从学书角度来说,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他的假设是在看到结果之后作出的。按照这样的顺序,假设不可能得不到资料的支持。假如结果发现低自尊的人帮助人更多,这位研究者又可能得出结论说,这些人可能想通过做好事来改善自我形象。这个假设同样不可能得不到支持。因为这个假设并没有真正地得到检验。

这不代表,如果研究者没有预测,他们的发现就不重要。相反,这样的假设往往是进一步提出假设和从事研究的基础。但是在得到结果之后作出解释等于什么也没解释。你可以从每天关于证券市场的新闻里看到这样的例子。如果美国总统讲了一次话之后,股市跌了,分析家会说,总统讲话使股市跌了,但是如果股市涨了,毫无疑问,这位分析家又会说,总统讲话使股市涨了。

我想,事后解释的意义仅是在为下个试验假设提供一个选题。

看待问题答案首先应该这样想:两件事情彼此关联并不代表一件事情是导致另外一件事情的原因。关联可能仅仅意味着两个因素(比如我们可以称其为X和Y)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关系,而我们并不知道这种关系的方向。很可能是X导致了Y,也可能是Y导致了X,或者也可能是X和Y都是有另一因素Z引起的。曾经有一个故事,俄国沙皇听说那些疾病肆虐最为严重的省份往往正是那些医生最多的省份。于是他立即命令处死所有的医生。

道理虽然简单,实际中很多人都犯这样的错误。具体到生活中就会有意识和无意识的忽悠别人和被忽悠。

变态

March 3rd, 2008, Posted by: agon   

不遵循规矩就叫变态。就思想和行为而言,与众不同,不受他人左右便是变态,变态则意味着被人嫉恨。因此,词典编纂学家劝人们努力忘记自身,随波逐流,谁做到这一点,谁就会获得安宁,就可望走向死亡,实现下地狱的希望。——《魔鬼词典》

西方男孩的短裤

January 11th, 2008, Posted by: agon   

前几天看《屠夫男孩》,没有字幕,还带口音,说话听不大懂,对一个细节很感兴趣,就是在中段,有一个镜头两个男孩都一个穿着长裤躺一个依然穿着短裤,此前就算是冬天外面下着雪,他们也只穿着短裤露着小腿玩。不过,当去农田里干活时,所有的男孩子们都穿着长裤,但松松垮垮的,正式的来说这应该不算长裤。印象里《西西里美丽传说》里面有穿要穿长裤的情节。西方的小男孩什么时候才穿长裤呢?

上维基上查查短裤,短裤的种类还真不少,就美国来说,在19世纪和20世纪早期,短裤只是年轻的男孩子们在他们长到一定的高度或者足够成熟了才穿的。当他们在长大些,会得到他们的第一条长裤。这产生了一种观念只有小屁孩才穿短裤,是男人的才不穿那玩意儿以免让自己显得太嫩。后来到了二战时候,很多士兵被派到热带,成年男人才经常穿短裤。到了1970年代,欧美国家因为能源危机,提出改穿衣料较少的衣服以减少使用空调及风扇,以后一度成为女性的时装。 今日,大部份的年轻男孩在能够分辨长裤和短裤时,都已经拥有长裤了,即使他们到成年后仍有穿着短裤,也不会被给人奇怪的感觉。但在很多国家里,穿短裤始终被认为是太随便,员工穿短裤到办公室上班仍然是不被接受的。很多美国公司,例如 IBM 公司,都对员工所穿的便服作出了规定,特别注明员工不能穿短裤。

《屠夫男孩》里的男孩短裤的长度刚好在膝盖,而看波兰斯基的《雾都孤儿》时,奥利弗穿的过膝盖的裤子但离脚脖子大概还有20厘米,那时应该是19世纪初吧。后来他被富人收养,穿的就是正经的长裤,看来有钱人的孩子小时候穿的衣服只是成人的衣服小几号。

维基上是这样说短裤的历史的:

中世纪以前的欧洲,衣服没有年龄的区别,而只有身份上的区别。所以,不论是贵族还是农民,不论年纪大小,贵族的孩子穿的不过是小型的贵族衣服;农民的孩子穿的都是农民的衣服。

在17世纪,身分制度解体,童装开始出现。孩子的衣服和成人衣服主要的分别,在于孩子的衣服要求特别突显出孩子”可爱”及”身体好”的特质。

渐渐地,短裤成为表现孩子”可爱”和”身体好”的象徴。在17世纪的絵画里可以看见成人年白人和孩童在服装上的区别。 1925年匈牙利的儿童文学”天空的真实颜色”描写主人公少年的心理,他要毕业短裤子,要别离梦想的少年时代。

在百度知道上还看到种说法:根据欧洲传统,小男孩在成年以前是穿短裤的,穿长裤是成年的标志.所以你看到小男孩一直穿短裤,不过成年人就可以随便穿了。后来,欧洲人权分子觉得这样极其不人道.六十年代以后就逐渐不被学校采纳.不过要是到乡下地方,还是可以看到小男孩们这样穿。

突然想起了谁说过,中国旗袍不同时期的长度和开叉高度……

Page 2 of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