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ky Crawlers

Posted By: agon,  Published:March 6th, 2009   

似乎从这一两年起,要想看闷片,必须要睡饱,否则四五十分钟后,眼皮就不大抬得起来。

昨天晚上没睡好,下午正犯困的时候,看了押井守的《天空杀手》,虽然这个片一点也不算闷片,在空战最激烈那段,眼睛开始不听话,头不停的栽,空战结束,就像熬过了晚上12点,精神突然变得满满。然后直到结束,听着主题音乐,空虚感飘来,虽然空虚对自己已经不再是个问题,太阳也下去了,有点冷,想找根烟来抽。

押井守在这个片子的一个访谈里说:“所谓没有风险的人生,其实就是从不作出选择,保留所有的可能性。”自己从大三开始到现在这四五年,一直处于这种“保留所有的可能性”的状态里。可能失了不少热情,剩些许色情。

找回来。

本文暂无回复

添加回复

你的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