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点雨

Posted By: agon,  Published:June 20th, 2008   

前几天,一直预报有雨,可只是阴天,还偶尔冒出个灿烂的太阳,那天就看了个冬天的有阳光的电影,很清凉。今天早上总算就下了点雨。

《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是四年前的电影了,导演是Michel Gondry,最早看他的电影是这部电影之后的《科学睡眠》,很喜欢,还有一部原因是因为里面的演员Emma de Caunes。看完《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才知道他是《科学睡眠》的导演。在mtv界他可是顶牛的人啊,给很多大牌导过mv,还拍了不少广告,youtube上可以找到很多,还有关于他怎么拍mv的小短片。不过好像爱看电影的或是爱听音乐的都挺鄙视mv。他拍这种时空乱窜的电影应该很轻松吧,感觉他好像有用不完的想象力。编剧也很牛叉的人啊,开头有两句直击像我这样内向男的要害,一句是“I guess my chances of that happening are somewhat diminished…seeing that I’m incapable of making eye contact with a woman I don’t know.”还有一句更厉害的是:“Why do I fall in love with every woman I see…who shows me the least bit of attention?”片子里有首歌《Oh My Darling Clementine》,是美国的民歌,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小学一二年级上课前总要唱歌,有一首个这个调一模一样,只是歌词变成《新年好》了,完全两码事嘛。这电影有一个好处,可以看两遍,有不同的感觉。在导评里,导演给编剧讲了一件有意思的事,刚开拍第一天时,就用了好多胶片,然后有两个黑手党摸样的人找他说,要是他再这样一天花一星期的钱,他马上就会被解雇。


昨天晚上看了《funny game》又是一个到美国拍片的欧洲导演迈克尔·哈内克,不过动机不一样,据说他是不让好莱坞翻拍他的作品以致糟蹋了他的电影,从而自己来翻拍。这个人的名字我现在才算完全记住,虽然只看过他的三部电影《钢琴教师》、《隐藏摄像机》和《班尼的录像带》,但也激起了美好的回忆,早在以前的高中时代时,在杂志上看到《钢琴教师》的介绍,很想看,在这个小城市满大街也没找到,后来上大学的时候,就在学校看了录像带版的《钢琴教师》,还傻乎乎地写下女人公的心理过程,女主演很厉害什么的,并且对录像带没有录到结尾表示气愤。《隐藏摄像机》是晚上上夜市,用电驴下的,好像还睡了10分钟,不过之后一直清醒到影片结尾,内容记不大清了,记得是有几个地方到很不一样的恐怖。《班尼的录像带》忘了什么时候在哪看的。

《funny game》没看过老版,有人说是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翻拍的,新版这么不好莱坞,应该是真的吧。看完还是让人觉得牛x就是牛x。一方面电影看起来像真实生活一样,另一方面它也只是电影可以随意被操控。暴力似乎无处不在,要么是外显的要么是隐藏的,隐藏的也可以被诱导出来,和颜和愠色可以瞬间转变,小孩子也可以向人开枪。《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里有一段关于是小孩子处死一直小鸟的,小孩子其实也是很暴力的。那个Paul一共向观众看了四次,中间两次和观众说话,记得《狂人皮埃罗》里皮埃罗也和观众说了一句话,那句话就轻松多了,肯定有很多人对这种被注视感到不舒服。唉,说这些没意思,电影还是看着好。我一直怀疑电影的对人的影响力,什么暴力啊,色情啊,根本不像不少人说的那样威力巨大,就比如这部反暴力的电影,却有很多人在骂,这就是一个好例子。还有一句很多人说的话,你可以不喜欢,但是你要说他烂,那就要掂量一下了。

滴了两滴雨,太阳又出来了。

本文暂无回复

添加回复

你的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