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开始

Posted By: agon,  Published:April 29th, 2008   

从异地回家,突然上了火,嘴上起泡嗓子疼。在火车上,试着盯着窗外或白色的墙板,脑袋里什么也不想,几乎做不到。关于火车,后来看到出了一个事故,已经死了70个人……还想到了个电影,傻马兰的《Unbreakable》。
以前电驴上没有搜到的《恐怖分子》和《青梅竹马》都又搜到了。断断续续下了一个星期,算是下完了。哥家里刚添了个宝宝,让帮忙想名字,想来想去都觉得不好,便看起了《恐怖分子》,蛮吓人的。可能,很多人都能在片子里找到自己想要的。很奇怪,看的时候有时候会想起一部德国电影《害羞的枪》,当然两部电影从各方面没有一点关系。
毕业两年,也给自己弄了一个一个开始,但也都像里面那个女人没有要成的孩子,未完成便结束,可能自己也是每天躲在自己的小房间里,想要躲避那些习以为常,日复一日,重复来重复去的东西,躲避毫无变化的重复,可也陷入了一个新的重复,自我消耗起来。每当在自己的日记上填上日期后,写出来的东西越来越少,一股力促使我去随便逮住个新的开始……

杨德昌在一个访谈里说的:“很多人看完“恐怖份子”以后会认为这个电影很悲观,因为结局虽然有两种,但是一样绝望,……。但我的意思其实是要观众了解,和这样的人生比较起来,自己有多么地幸福。对我而言,拍一部悲剧是出自于关怀,是具有正面效果的。喜闹的东西或许会让开怀大笑,也对人生有比较多的期望,但是一旦希望落空,他要承受的痛苦恐怕更大。
前两天我在CNN看到一则新闻,科学家将老鼠的紧张(stress)基因抽掉,和正常的老鼠比较下,这组没有紧张基因的老鼠因为对于外在的危险比较没有警觉性,因此好象活得很轻松,另外一组正常老鼠在面临危险时就会比较紧张。到后来没有紧张基因的老鼠不知道为什么就死掉了,这样的实验很能反映生命的机能。我在想,虽然压力或紧张是生活里很不好的一个部分,但是那也是让生命延续的重要原因。这个才是人生。”

最近几个月更喜欢读一些更理性的东西,然后用理性去反省自己的感性很可爱(这个blog除外),像受过计算机训练的杨德昌所说的:“感性的东西倒是已经实现过的东西,都是你的经验,加上理性之后可以开拓你经验之外的东西,这个经验之外的东西才会有意思……那段训练让我对理性思考比较不会恐惧。从我学生的经验来讲,他们一开始心理上有排斥性,觉得自己用理性思考会不会不够感人,我对学生讲,首先就是要让他们认识理性的思考,其实这是很有趣的事。”

从小到大总是给自己刻意的坏的期望,好让结果比期望好一点,给自己点安慰,现在除了点问题,没有期望,也没有结果,混混沌沌。

解决方法也许很简单,找个工作。我在火车上试着盯着那面白色的墙,试着什么也不想,几乎做不到,然后试着专心想个问题,几乎做不到。
那句歌词,老是在我脑子里转:
“如何调整自己适应生活
 同时又要避免悲伤和痛苦
 或许你能帮我排解我的烦恼”

这真是个蛮大蛮大的问题,对我来说……

希望还是有的,像结尾新一天的新生命的开始,但是……

也祝愿这个新来到世界的侄子幸福地走一遭

本文暂无回复

添加回复

你的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