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来只鸟

Posted By: agon,  Published:September 23rd, 2008   

照片真不错前连天听一首歌叫《自由鸟》,感觉很拧吧,学院的保守和自在拧在一起,拧出来还不错,蛮喜欢听的。演唱者是龚琳娜,跟自己一个姓,顿感很亲切的。我很喜欢带这种拧味,还有野味道的歌,他们近期的专辑反而很和谐。

这是02年他跟他现在的老公锣组的一支乐队——五行乐队里的一张专辑里的歌。这个老罗不是那个粪罗,是德国的一个人,原来在德国学习和演奏音乐,后来来中国学习古琴,采风,娶老婆。当时觉得他的名字很熟悉好像哪里见过,原来他的第一个妻子是蒙古的乌仁娜,去年经常听她的专辑,尤其那首hoodoo,应该很多人都听过。

想到民乐,应该有两个方向吧,一个是走出去,趁着世界音乐这个市场,已经有不少人做了,希望能能更加多元化,多碰呀碰,说不定就有什么好玩的;另一个就是原生态化,发掘民歌的最本源的样子。龚琳娜最近出了张专辑,走西口,总觉得少了股糙劲,也许纯粹当地的老光棍儿唱的才好听吧,像《温加窑风景》,那种文字描写那个地方,看着才过瘾。

说回来,对我这种乐盲来说,不管是哪儿的,谁做的,什么风格,只要它在耳朵边响来,身体或脑袋对之响应,感觉到情感就好了。

想了想,老锣的贡献有多了条,他让中国少了个晚会歌手,多了个唱歌的。
关于他们两个,有个中文网站,有不少视频和在线试听,还有几个不错的访谈:http://kukumusic.com.cn
贴首歌,自由鸟:

本文暂无回复

添加回复

你的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