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on-Archive for June, 2008

Archive for June, 2008

Du levande(你还活着)

June 26th, 2008, Posted by: agon   

在清影像上看到几张影片的截图,一看到那颜色、房子和人脸,马上想到是《二楼传来的歌声》的导演。

当年大一放假时,在我最后一次高中聚会的空隙,溜进一家音像店,因为《二楼传来的歌声》与周围的碟看来不都一样,就买了,到现在只记得不多的几个画面。想到遗忘,看电影对于我而言,消磨时光的意义突然变得远远大于别的,对任何东西,既不属于什么迷,也不属于什么创作者,只属于看过的那类人。

《你还活着》两次才看完,一星期前,在晚上很困的时候躺着看的,看到一半就睡着了,半夜睁开眼已经放完了。后来,发生了些重大的事,生命变得特别无常且无助。昨天从Lethe号列车那里开始看。第一次看前半段时,不停地想笑,但是看见画面听见音乐就想笑,第二次看,也许是因为心情沉重吧,看到女孩的白日梦里,窗外移动的景色,留了些泪。可是前几天在真实的生活里,在该哭泣的时候却没有留下一滴泪,只做表情凝重状,现在想想我可能有很大问题,情感里现实变得并不现实或者对现实冷漠。

《你还活着》除了两个直线运动的镜头,移动的房子,有好几个地方镜头是摇的,只是摇的非常慢让人以为是静止的,例如光头去会议室谈生意,一开始镜头就在往左摇非常地慢,直到主持会议的的人躺在地上死掉,才停止摇。每个长镜头让你有足够的时间去注意镜头里每一个细节。大部分场景发生在室内,可高景深通过门和窗户又让人感到开放的和联系的。这片子我觉得很像在苏联的而不是在瑞典。

Roy Andersson只有四部长片,是不是还是和经济有关系?他的电影自己投了很多钱,要是第二部电影《Giliap 》大卖,也不会拍25年的广告,然后才拍第三部长片。记得好像塔可夫斯基是很不同意拍些商业片有了钱再拍自己想拍的片子。Roy Andersson没拍商业片却拍了不少广告,有了些钱,继续拍自己想拍的电影,拍得也很棒。不过Roy Andersson的广告也是自己的特色,youtube上有不少,很有意思。

Read more »

下了点雨

June 20th, 2008, Posted by: agon   

前几天,一直预报有雨,可只是阴天,还偶尔冒出个灿烂的太阳,那天就看了个冬天的有阳光的电影,很清凉。今天早上总算就下了点雨。

《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是四年前的电影了,导演是Michel Gondry,最早看他的电影是这部电影之后的《科学睡眠》,很喜欢,还有一部原因是因为里面的演员Emma de Caunes。看完《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才知道他是《科学睡眠》的导演。在mtv界他可是顶牛的人啊,给很多大牌导过mv,还拍了不少广告,youtube上可以找到很多,还有关于他怎么拍mv的小短片。不过好像爱看电影的或是爱听音乐的都挺鄙视mv。他拍这种时空乱窜的电影应该很轻松吧,感觉他好像有用不完的想象力。编剧也很牛叉的人啊,开头有两句直击像我这样内向男的要害,一句是“I guess my chances of that happening are somewhat diminished…seeing that I’m incapable of making eye contact with a woman I don’t know.”还有一句更厉害的是:“Why do I fall in love with every woman I see…who shows me the least bit of attention?”片子里有首歌《Oh My Darling Clementine》,是美国的民歌,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小学一二年级上课前总要唱歌,有一首个这个调一模一样,只是歌词变成《新年好》了,完全两码事嘛。这电影有一个好处,可以看两遍,有不同的感觉。在导评里,导演给编剧讲了一件有意思的事,刚开拍第一天时,就用了好多胶片,然后有两个黑手党摸样的人找他说,要是他再这样一天花一星期的钱,他马上就会被解雇。

Read more »

停电(流水日记)

June 13th, 2008, Posted by: agon   

5点半起床。
从早上6:30以后,家里便剩自己一个,同时电也停了。
快8点,收拾完一部分屋子,躺在床上,饿着肚子,看十几页罗素的《人类的知识》,不知觉入眠,快9点再次起床,上街去取相片,还未洗出,回家路上买了盒糖嚼,回家后洗了个遍。
快11点开始做饭,没有电,不会用火蒸米,水填多了,蒸了1个多小时,全然没有米味,炒了点鸡蛋西红柿加土头,凑合着吃完。
快下午一点,躺在床上,饱饱的,看了十多页新渡户稻造的《武士道》,不知觉入梦,同《Ghost Dog The Way of the Samurai》里的鬼狗共同修道。
快下午三点,梦醒。依然停电,上街去取相片,之后去了书店。这个书店不小,进的书却不怎么样。兜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值得站一会儿的。
快下午五点,发现本绿色的《没有指针的钟》(A Clock Without Hands ),一向很喜欢卡林·麦卡勒斯的小说,遇到定买,站在那里翻了20多页,暂放在那里,又见到克里希那穆提(早已对其彻底死心)的《恐惧的由来》的小册子,翻了一半,我依然是没有悟性的朽木。又被他弄的没有购买欲望,空手回家。
快七点,至家,依然没电,只有自己一个在家,不小心还把自己锁在外面。很饿,想到那些每天只吃一顿修佛的人,真不容易,又到街上吃碗热干面加两个小饼。
快8点,又至家,来电,只有自己一个在家,又重复做些,已知道背后动机的行为,可是如有强迫症的木偶似的,也许还是不知道它是什么样。
快10点,水满。

help me

June 11th, 2008, Posted by: agon   

《帮帮我爱神》的片尾曲,电影结尾字幕显示的歌名是《之间》,台湾的网站上说是《help me》,我还是喜欢《之间》这个名字。如以前某段时听《但是又何奈》,这首歌是我这段时间又要不停听的歌,一遍一遍。这首歌只能找来64k比特率的版本,找不着音质更好的版本了,谁有的话望留言。

Help Me/之间

by巴奈.庫穗

生命會不會只是重覆一次次撕扯
勇氣會不會只是用來安慰疲累的靈魂
走著不可能回頭的堅持
看著不可能的妥協發生
面對一次次的不解和疑問
重覆撕扯
輕重之間
急緩之間
誰能懂我心中的困頓
起落之間
遊移之間
誰能懂我呼救的靈魂
輕重之間
急緩之間
誰能懂我心中的困頓
起落之間
遊移之間
誰能懂我呼救的靈魂
救我!


有人可能问下载地址,下载点这里

PS:再附上首《爱神》吧

下载地址:点这里

Me and Bobby McGee

June 8th, 2008, Posted by: agon   

昨天看了一部音乐纪录片,有一个被访谈的人叫Kris Kristofferson。他有一首非常有名的歌名字叫做 Me and Bobby McGee,在我买的最好的一张原盘(JANIS JOPLIN的Pearl)里有这首歌,简直就像专门为她写的。上网上一查Kris Kristofferson才知道,他是这首歌的原作者,并且和Janis Joplin死前一直约会的也是他。这首Me and Bobby McGee最早也不是为Janis Joplin写的,好像是给Roger Miller写的,后来Kris Kristofferson在自己的第一张专辑里也有这首歌。在youtube上找到了Kris Kristofferson的原始版本,一听就能让人想起 Leonard Cohen,尤其是吉他和Leonard Cohen的一模一样。Leonard Cohen好像也和Janis Joplin约会过,太有趣了。Kris Kristofferson曾说过,他想用Leonard Cohen的《Bird on the Wire》里的头句歌词,即“Like a bird on the wire, Like a drunk in a midnight choir,  I have tried in my way to be free.”作为他的墓志铭。而Pearl也是Janis Joplin自己独立的第一张也是唯一一张专辑。

从youtube上把这首歌传到土豆上,献给我非常喜欢的Leonard Cohen和Janis Joplin,还有我那段美好的日子。

Page 1 of 212